果农山

盾冬||队本命||桶本命
混乱邪恶杂食生物||I NEED MORE半藏

【CE/384】两小无猜 05

真是坑了好久我都不好意思了。

以及之前忘了说,我所有的rps都是ooc,都是ooc

—————————

波士顿的秋天,天气开始随着一场场雨而逐渐转冷,总是阴沉的天空和泛着湿气的地面让人没缘由的感到心情烦躁。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人们不愿在潮湿的夜里出门,因此这夜晚显得有些静谧,除了街角巷子里的那一阵悉悉索索。

 

“操他妈的,今天老子真是轻饶了那小子”一个头发剃着古怪形状,带着大耳环额头挂了彩的混混头子一边给烟点着火一边骂骂咧咧着“下次再让老子遇到那小子和他的走狗们,一定把他揍得连妈都不认。”周围的小弟们看到头子这么生气,加上自己也或多或少都挂了彩,于是也都愤怒的跟着附和,一时骂声四起。

 这是发生在波士顿街头巷尾每一天的、最常见的帮派斗争,此时Sebastian正站在这小团体里、搭着身旁同伴的肩膀吞云吐雾,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些不入流的脏话“那婊子养的混球下手可真是狠,老子...嘶...老子的嘴角现在一扯就疼”他试着摸了摸自己流血的嘴角,然后疼的把手又缩了回去,于是他气得骂的更大声了,身旁同伴也和他一起大声嚷嚷着。

“……...那小子真他妈阴,等我再逮到那小子,我一定把他的鸡巴割下来然后........”他越骂越眉飞色舞,丝毫没察觉身旁同伴的骂声已渐渐小了下来。

“然后怎么着,你要塞自己嘴里吗?”Sebastian身后传来带着笑意的男声。

哦他怎么那么阴魂不散,Sebastian翻了个白眼转过身去。

“Hey Chris,你又要像个妈妈一样来把我抓回家吗”他挑挑眉,本来想扯出一个挑衅的微笑却因扯动了嘴角的伤口而倒吸了一口凉气。Chris也不和他废话,抓着他的皮衣领子就把他拽离了小巷。

“你错了Sebby”经过一段时间的默不作声,Chris终于开口,他语气平稳地说道,脚下的步子丝毫没有因此减缓“首先你的妈妈从来不管教你,都是我一次次的把你抓回家,其次”他停下来一把把Sebastian推到了身旁的墙上“你妈妈没我有力气”,他眯起眼睛皮笑肉不笑了一下。

 

这很恐怖,Sebastian知道。这是Chris发火的前兆。

于是他缩了缩脖子,挤出一个嬉皮笑脸的无赖表情,等待着Chris的发作。

Chris把手支在他的脑袋旁的墙壁上,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仿佛随时都可以把Sebastian揪起来暴揍一顿。Sebastian虽然整天跟着一群小混混东砸西抢看似什么都不怕,但他其实挺怕疼的,他有些害怕的瘪了瘪嘴。Chris深呼吸了两下,总算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没那么狰狞身子也不发抖了“听着Sebby,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微微垂下眼睛,看着嘴角挂彩的男孩浅蓝色的眼睛认真地说道“你才刚上高一就这样天天闹事,万一被开除.....”

“被开除正好啊,反正上学那么无聊”Sebastian无所谓的耸耸肩,把目光放到没有Chris胳膊的另一边开始走神发呆。

“你是在故意气我吗?嗯?”Chris皱着眉头“看着我,Seb,你能不能认真一点?”

“如你所愿咯”他回过头直视着Chris的眼睛,两个人就这样你瞪着我我瞪着你的僵持了好几分钟。

“哈”Sebastian仿佛感觉这样的行为很傻的突然笑了起来,伸出两只手指按在Chris的嘴角上往上提“好啦我知道了,严肃先生。我明天就回去上学,那你笑一下好吗?”

Chris看着他,半天才笑了“混蛋”他伸手狠狠地揉了揉眼前人那头柔软的棕色卷毛,想了想又把他脸捧起来仔细看了看“嘴角怎么弄了这么大一口子,疼不疼啊”

Sebastian看着Chris消气了,连忙开始抖机灵求安慰“当然疼啊,你不关心一下我的伤也就罢了,还那么凶的语气说话”,他又瘪了瘪嘴,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啧,这倒成了我的不是”Chris在前面走着,Sebastian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看样子你是也回不了家了——你妈看到你弄成这样子肯定又要骂你。”他回头看了他一眼“今晚还是去我家吧”

 

洗完澡,Sebastian坐在床上,等着Chris拿酒精过来。

从13岁开始和不良少年们玩在一起开始,他已记不清有多少次像这样坐在Chris的床上,等他过来帮自己处理伤口。

“等会你可别嫌疼哭啼啼的”Chris拿着镊子和酒精棉球吓唬道,但手上力道却很轻柔。

 “哇Dude”伤口抹上酒精的Sebastian一边疼的嘶嘶吸气一边羡慕的捏了捏正在收拾药箱的Chris的肌肉发达的胳膊“你是怎么练出来的啊”

“学习”

Chris头也没回的走去客厅放药箱,丢下这么一句话。Sebastian冲着他的背影吐吐舌头,缩进了被子里。

于是等到Chris回到卧室时,看到的情形是Sebastian已经睡着了,身子严严实实的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了毛茸茸的脑袋,仿佛感受到Chris的重量压在了床上,他不清不楚的嘟囔了一句“不要和我抢被子”就继续沉沉的睡去了。

Chris突然玩性大发的凑过去捏他鼻子不让他喘气,看他一边睡一边迫不得已的张开嘴呼吸的样子特别好玩儿,于是来来回回的又玩了好几次才起身去又找了条被子关灯睡觉。

 

“晚安Sebby”他在黑暗中嘟囔了一句。

 

—TBC—

 

评论(8)

热度(27)